峇里島烏魯瓦圖的「Cube公寓」銷售中心距離海灘約200公尺,白色建築在一片傳統矮房中格外明顯。這個建案是一棟擁有120戶的高級公寓,標榜住戶能享受日落美景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烏魯瓦圖的「Cube公寓」銷售中心距離海灘約200公尺,白色建築在一片傳統矮房中格外明顯。這個建案是一棟擁有120戶的高級公寓,標榜住戶能享受日落美景。(圖/中央社)

(中央社記者李宗憲峇里島28日專電)峇里島南端的烏魯瓦圖(Uluwatu)因擁有純樸的自然風光、神聖古廟及秘境沙灘而深受遊客喜愛。疫後觀光業逐步復甦,國際遊客湧入,但去年俄烏戰爭爆發後,烏魯瓦圖迎來的不僅有遊客,還有被當地人視為「不速之客」的投資者-俄羅斯地產開發商。

烏魯瓦圖海灘附近的馬路旁,3月突然矗立起一棟白色的臨時建築,是名為「Cube公寓」建案的接待中心,販售標榜「距離海灘僅200公尺,能享受日落美景的120戶高級公寓」。這間接待中心在一整排峇里島傳統矮房中,格外醒目。

知情人士向中央社透露,該建案的投資者是一名俄羅斯人,「Cube公寓」的官網沒有印尼文,只有俄、英兩種版本,網站指出,公寓有高檔的電影院、酒吧、餐廳和游泳池等設施。從網站到社群媒體都能明顯看出,銷售目標群是外國人或投資者。

在烏魯瓦圖海灘旁販售紀念品的艾尤曼(I nyoman sumerta)是土生土長的在地居民。今年52歲的他,憂心忡忡地向記者說:「這是烏魯瓦圖第一個大型公寓建案,烏魯瓦圖有寺廟,是神聖的地方,不應該蓋高級公寓,這不符合我們的文化。」

距離峇里島機場約一小時車程的烏魯瓦圖位於山丘,山路狹窄有許多小徑,周圍的海岸線則有壯觀的懸崖景觀,當地最著名的烏魯瓦圖廟(Pura Luhur Uluwatu)因蓋在懸崖邊,又被稱為「情人崖」和「斷崖廟」,是許多觀光客拍照打卡的地點。

烏魯瓦圖距離峇里島機場約1小時車程,山路狹窄有許多小徑,相對峇里島其他觀光區較為純樸。(圖/中央社)
烏魯瓦圖距離峇里島機場約1小時車程,山路狹窄有許多小徑,相對峇里島其他觀光區較為純樸。(圖/中央社)

艾尤曼說,烏魯瓦圖和峇里島其他已開發地區,像庫塔區(Kuta)、水明漾(Seminyak)及長谷(Canggu)不同,「這裡仍保有純樸的自然風景,這也是為何遊客會喜歡這裡」。

他擔心,具有現代風格的「Cube公寓」完工後,會破壞當地聞名的自然景觀。

艾尤曼是反對「Cube公寓」的其中一人,有更多居民選擇在網路發聲。5月底,有網友在網路發起連署,拒絕開發商興建「Cube公寓」,不到一個月就獲得超過3000人支持。連署網站上寫道:「讓我們一起阻止(建案), 如果我們讓他們這麼蓋下去,幾年後,烏魯瓦圖就會變得和拉斯维加斯(Las Vegas)一樣。」

住在烏魯瓦圖另一名居民紐曼(Nyoman Shugita)向記者表示,該建案並非過去常見的一至兩層樓的別墅,而是有好幾層樓的公寓。他說:「公寓蓋在陡峭的山坡上,可能破壞環境,影響後代子孫。」

許多旅居烏魯瓦圖的外籍人士也反對「Cube公寓」。來自巴西的民宿老闆雷奧(Antonio Leao)一家三口在烏魯瓦圖已定居超過十年,看著「Cube公寓」開始籌備興建,他感到憤怒又痛心。

雷奧對記者說:「這棟高級公寓若成功蓋成,將為未來其他類似建案開大門,對居民會造成莫大衝擊。」他舉例,像是環境污染、垃圾問題、交通堵塞等等,「這不是一個能支持永續發展的建案」。

雷奧指出,峇里島的水明漾及長谷過去也曾有像烏魯瓦圖的純樸文化,但因開發商進駐而充斥大型建案,餐廳、咖啡廳林立,儼然成為與世界各國相同、毫無特色的觀光景點。

他強調:「若我們不保護烏魯瓦圖的在地傳統,未來這裡只會成為另一個水明漾或長谷,這不是我們想看到的。」

峇里島烏魯瓦圖居民在家掛上「拒絕Cube」海報,海報箭頭指向建地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烏魯瓦圖居民在家掛上「拒絕Cube」海報,海報箭頭指向建地。(圖/中央社)

峇里島烏魯瓦圖居民在家掛上「拒絕Cube」海報,海報箭頭指向建地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烏魯瓦圖居民在家掛上「拒絕Cube」海報,海報箭頭指向建地。(圖/中央社)

峇里島烏魯瓦圖居民在家掛上「拒絕Cube」海報,海報箭頭指向建地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烏魯瓦圖居民在家掛上「拒絕Cube」海報,海報箭頭指向建地。(圖/中央社)

據雷奧觀察,俄烏戰爭爆發後,許多俄羅斯投資者將資金投入峇里島,他們和過去只蓋別墅的歐亞及印尼本地建商不同,而是把蓋公寓和大樓的想法帶到島上,購買大面積的土地興建高級公寓。

他憤怒地說:「俄羅斯商人不顧環境或文化衝擊,只想用盡他們所買的土地,並創造最大利益,一旦戰爭結束,他們就會把賺到的錢帶回俄羅斯,但這些後果卻得由本地居民承擔。」

另外,雷奧還擔憂建案可能影響居民安全,他指出,公寓蓋在山坡、峭壁上,若建築重量太重,可能會導致峭壁岩石墜入海中,十分危險。

「Cube公寓」官網顯示,該高級公寓有4層樓高,預計2025年第三季完工。中央社記者聯繫地產開發商及銷售中心,詢問有關建案資訊及針對居民反彈的回應時,銷售中心表示「不願回應」。

但直至截稿前夕,銷售中心主任突致電記者表示:「該建案投資者不是俄羅斯人,資金來自哈薩克,而官網使用俄文是因為峇里島有許多俄羅斯人,他們是潛在買家。」當記者進一步詢問建案土地的地主是否是俄羅斯人時,銷售中心主任則不願回應。

然而,俄羅斯地產開發商進入峇里島已引起當局注意。峇里省副省長佐科達(Tjokorda Oka Artha Sukawati)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,他發現近期有許多俄羅斯人在峇里島購地,或和當地開發商合作展開建設。他說:「來自俄國資金正持續進入峇里島,這可能和他們國內(與烏克蘭戰爭)情況有關。」

他強調,開發過程中,必須確保峇里島的文化不受影響。

佐科達說:「峇里島開放外來投資,但也得回頭看我們能接受的程度範圍,像是我們的文化(會不會被衝擊),若單一國家的影響力太大,我們就必須加以限制。」

除了「Cube公寓」,峇里島東岸的賽努區(Sanur)海灘旁,有個建築工地也正在大興土木,未來將會矗立一棟名為Magnum,面積達8000平方公尺、擁有165戶數的豪華公寓。建案官網指出,住戶將享有私人海灘、俱樂部、酒吧、按摩設施和健身房,並強調「不僅適合自住,也適合投資」。建案網站也僅提供英文、俄文,沒有印尼文。

當地房仲業者維迪(Widhi Asrini)向記者透露,該建案投資者為俄羅斯商人,建案去年剛推出時,網站只有俄文版本,一度引發當地民眾抱怨。維迪說:「許多居民認為,在海灘旁蓋公寓會破壞海灘景觀,且與當地房子外觀不一致,感覺相當突兀。」

住在賽努區超過40年的尤達爾塔(Komen Yudarta)表示,他很擔心Magnum會破壞賽努區過去數年來形成的純樸海灘村莊印象。他說:「當大型建築出現時,區域的核心價值就會產生變化。」

峇里島賽努區海灘旁的Magnum銷售中心,建案面積達8000平方公尺,是一棟有165戶數、4層樓高的豪華公寓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賽努區海灘旁的Magnum銷售中心,建案面積達8000平方公尺,是一棟有165戶數、4層樓高的豪華公寓。(圖/中央社)

峇里島賽努區的Magnum建案正在興建,未來完工後將有俱樂部、酒吧、按摩設施和健身房等,已有許多工人及大型工程車進駐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賽努區的Magnum建案正在興建,未來完工後將有俱樂部、酒吧、按摩設施和健身房等,已有許多工人及大型工程車進駐。(圖/中央社)

尤達爾塔認為,賽努區不該有較龐大的建築計畫,未來不僅會造成交通阻塞,還會大幅改變賽努區的形象。

他說:「對商人而言,他們看到的是潛在市場,與我們在地居民的觀點不同。」如今,看著公寓開始動工,尤達爾塔雖極力反對,卻也只能接受。

因戰爭而到峇里島的俄羅斯開發商,在島上建設不符合當地傳統文化的豪華公寓引發民怨,峇里島部分地區的房價,也因俄羅斯人湧入而水漲船高。

印尼房仲維迪向記者解釋:「在峇里島的俄羅斯人人數眾多,因此有極高的住房需求,他們通常會願意付更高的租金,也不討價還價,因此帶動房租市場價格,漲幅一度高達80%。」

房價高漲,對投資者而言是利多,但對當地居民則可能是無法承受之重。

烏魯瓦圖紀念品店老闆艾尤曼育有一對兒女,他也觀察到當地房價因外國人投資正在攀升,他對此感到擔憂說:「外國遊客來玩或投資都很好,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們,又或是下一代會因此而買不起房。」

峇里島人說話時親切柔軟,艾尤曼受訪時也總帶著微笑,他以輕鬆語氣說了以上這番話,但字句中,卻透露出滿滿無奈。

峇里島烏魯瓦圖海灘紀念品店老闆艾尤曼(I nyoman sumerta)育有一對兒女,他擔憂房價高漲可能導致孩子買不起房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烏魯瓦圖海灘紀念品店老闆艾尤曼(I nyoman sumerta)育有一對兒女,他擔憂房價高漲可能導致孩子買不起房。(圖/中央社)

峇里島烏魯瓦圖海灘紀念品店老闆艾尤曼(I nyoman sumerta)育有一對兒女,他擔憂房價高漲可能導致孩子買不起房。(圖/中央社)
峇里島烏魯瓦圖海灘紀念品店老闆艾尤曼(I nyoman sumerta)育有一對兒女,他擔憂房價高漲可能導致孩子買不起房。(圖/中央社)

(房產網)

#峇里島 #公寓 #魯瓦 #建案 #記者

也許您會感興趣